世界旅攝》系列4-站上地球之巔-正北極90度-下集

攝影師/撰稿/ 鄭子宏〜影像顧問/國際攝影領隊

“世界最北的冰上派對”。

▲圖片:世界最北的冰上派對

經過多日的破冰前行,GPS終於顯示著90°N(北緯90度)。這意味著,地球正在我們的腳下,無論我們面對著哪一方,我們永遠向著南方!!

▲圖片:無論我們面對著哪一方,我們永遠向著南方

破冰船汽笛的轟鳴聲,劃開寂靜的北極天空,眾人開心的在船上手無足蹈。船停穩後,探險隊隊員手持步槍,一路探索警戒,浩浩蕩蕩地往一處開闊的冰原出發,他們此行的目的,是為眾人清出一塊安全的活動平台,準備讓船上的所有乘客,親自踏上極地的冰原上。在劃定的警戒區內、探險隊員們布置好活動區、美食區、拍照區、冰泳區,“世界最北的冰上派對”也正式宣布開始。

▲圖片:世界最北的冰上派對

氣候帶著寒意,雖沒有高照的豔陽,但至少也沒有冷冽的北極寒風侵襲。零度的氣溫,配上冷冽順口的伏特加,一口燒肉一口烈酒,隨著音浪動滋動,這應該是我目前參加過最遠、最北、最冷、最多國家一起參與的派對了。

不論來自哪個國家,在探險隊長的口令下,我們手牽手圍成一個圈,向左向右,一同完成環繞北極點環球的壯舉,我們唱誦著”We Are The World”,用滿滿的儀式感,大聲唱出我們此刻的感動。

▲圖片:北極點上的廣闊冰原

踏上北極點儀式結束後,大夥拆分成無數的小隊,有人高舉國旗拍照,也有人跟著探險隊科考探險,我則在半推半就下,完成了此生最熱血的-極地跳水(POLAR PLUNGE)。

▲圖片:極地跳水(POLAR PLUNGE)

出發前,毫不猶豫的就簽下了極地跳水活動意願書,但抵達現場後,才明白那椎心刺骨的冰洋海水,分分秒秒都可以輕易的擊垮我們內心莫名的恐懼。試著開脫,但終究還是壓抑住內心的不安,奮勇跳入冰洋中。入水後,全身緊繃的神經瞬間被刺痛喚醒,像極了大量的電流瘋狂的電擊。沒有時間思考,朝著浮標快速泳進,接觸並完成拍照後,在眾人的歡呼及自己的驚慌失措中,終於完成了不可思議的極地跳水。不論是哭、是笑,還是跟我一樣驚慌失措,這都是我們紀錄北極的最佳方式。一系列的慶祝活動完成後,眾人才在依依不捨下踏上歸途。

▲圖片:停泊在北極點冰原中的龐大破冰船

返航途中,我們航行穿越俄羅斯屬地-法蘭士約瑟夫群島。這處古老的神祕冰域,由191個冰封島嶼組成,85%的陸地為冰川所覆蓋,所有的島嶼上都不存在著永久定居者。該群島由奧匈帝國探險家在1873年所發現,並以奧匈帝國皇帝-法蘭士約瑟夫一世之名命名。群島中佈滿著活火山、冰河,面積廣達16134平方公里,四周海域更是滿佈著厚薄不一的海冰。

▲圖片:搭乘直升機從高空俯瞰航行中的破冰船

在天氣許可下,探險隊駕著衝鋒艇,帶著大夥搶灘登島。小艇航向人跡罕至的群島,每一分每秒,對於我們都是探索世界未知的渴望。島上的紀念碑和遺址,被惡劣的氣候長時間與世隔絕,更加深了探險英雄們不畏艱難的壯志與冒險。島上神祕的巨石球,自然結晶而形成,將鵝卵石包裹在球體表面,這樣的神奇巨石球,在群島裡的”查普島”就能瞧見!!

▲圖片:查普島的巨石球

在島的另一側,從海面上巡航,在山崖的黑色山頂,意外的發現一頭北極熊的蹤跡。在北極燕鷗的環繞中,他靜靜地站在峭壁上,低著頭像是在沉思也似乎是在覓食,對於我們的到訪,沒有過多的驚訝,依舊保持著北極王者的沉著與淡定。

▲圖片:登島中的衝鋒艇與破冰船

▲圖片:北極之王-北極熊&北極燕鷗

繞著島嶼航行,不時可以發現三五成群的海象躺在浮冰上曬太陽,或是停泊在水面上漂浮休息的北極海鸚,他們圓潤豐腴的可愛模樣,絕對稱得上是北極的大明星。

▲圖片:海象

▲圖片:登島過程中近距離與海冰接觸

▲圖片:法蘭斯約瑟夫群島上偶遇的北極熊母子

穿過巴倫支海往南航行,趁著天氣穩定,我們改搭乘直升機沿著冰棚飛行,用上帝的視角,俯瞰著壯闊的冰原。隨著直升機的極速升空,龐然大物般的破冰船,霎時間變的苗小。在數百公尺的高空上飛行,透過觀景窗望向連綿無境的海洋與冰原,更應證了航行在北極冰洋中的不易與艱辛。

▲圖片:從直升機上俯瞰破冰船與巨大冰棚

▲圖片:法蘭斯約瑟夫群島上終年不化的遠古冰川

或許我們沒有探險家滿腹的壯志與勇氣,但我們確實跟隨著他們的腳步,見證了北極史斯般的壯麗與多變。這是一趟航向世界盡頭的冒險旅程,親身經歷過,永遠也無法忘懷,生命中這一段感動的偉大旅程,我曾站上地球之巔-正北極90度。

▲圖片:筆者站在破冰船上拍照的身影